本人博爱,谨慎关注。图品不错,文品较烂。合则聚,不合则散。

王子与贫鹅

本来想写睡前故事的,结果太困了变成睡后故事了。
我竟然还起了个名儿(改了下下更符合实际)。
今朝有酒今朝醉。下次写不定什么时候呢。

陈威廉,人称陈公子,来大陆当交换生第一年,署假不想回HK住他家一千五百平的豪宅,没有事情做,决定趁这个机会体验一下勤工俭学。
他的第一份工是当群演。
他开开心心地去了。
恰巧遇到了真*勤工俭学的穷小子李一万。
当时正是吃午饭。阳光正毒辣。他和李一万不约而同地占领了墙角一片珍贵的树荫,再也挤不进来其他人了。
当然其他人也不屑与他俩为伍,好多饭也顾不上吃就去看明星。
而他俩在这疯狂人潮中被忽略的一角充满期待地打开饭盒,又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:
"多乎哉,不多也。"
陈威廉一怔,看向他的左边,视线遇到与同样吃惊望着他的李一万。
李一万觉得这样的大热天,不是粉丝而来做群演的,便是真需要这钱。看对方跟自己年纪差不多,也许也是为了赚学费。啊,也是,这么高的个子,估计也要吃不少吧。光是养活自己都已经拼尽全力了呢。也许校园卡里永远只有可怜兮兮的20块,每次打饭都得靠撒娇卖萌多要二两。
陈威廉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啊,这充满希望与倔强的小眼神。
李一万同情地回望。
看到同病相怜的人,心情有些起伏在所难免。
其实陈威廉想的是:原来你也觉得少?我们胃口一样大哎,好有缘哦。
李一万叹了一口气,把自己的一只煮鸡蛋戳到陈威廉的盒饭里。说:"吃吧,我不爱吃这个。"然后闷头扒起了饭。
陈威廉感动。大好人啊,他竟然愿意和素昧平生的人分饭吃!
可这样白吃人家的多不好意思,于是戳了一小块肉给李一万,说:"我也不爱吃这个沃。"
李一万觉得好笑,看着对方真诚感激的眼神硬生生憋了回去,清了清嗓子,问:"你哪儿人啊?"
陈威廉在决定打工之前就想好了怎么说自己的身份,愉快地答道:"广东人。"
"也赚学费哦。"吧唧吧唧。
"嗯。"咔嚓咔嚓。
"也赚生活费哦。"吧唧吧唧。
"嗯。"咔嚓咔嚓。
"暑假都打工哦。"吧唧吧唧。
"嗯!"咔嚓咔嚓。
李一万吃完了,放下一次性饭盒掏出纸巾抹了抹嘴:"我也是哎。年年都打工自己挣学费。以前没见过你,你第一次做这个哦?"
"嗯嗯!"
"那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。哥罩着你。"
陈威廉超级无敌感动:他真是个好人。

评论(6)
热度(98)

© 疯的歪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