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人博爱,谨慎关注。图品不错,文品较烂。合则聚,不合则散。

王子与贫鹅 2

继续睡后故事。
竟然有了part饿哎~


"哇,他这么穷,正是根正苗红无产阶级,会不会仇富啊?你一资本家的儿子,连小资产阶级都不是,你们酱紫很难做朋友哦。"
陈威廉听得一愣一愣。
作为一个hk boy,来大陆交换的其中一个福利就是不用上政治课。什么马哲毛概邓论,为了不伤害一国两制的感情,一概免修。所以这些词对于陈威廉来说,跟波斯语差不多。
室友是个湾仔,一样不用修政治课,但是莫名其妙地对这些词汇非常熟悉,又热心又八卦地给他解释无产阶级和大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如何不好。
陈威廉纠结了。
哇,原来关系这么不好沃,他要是知道我家里有钱会不会讨厌我?

对话的起因是这样的。
陈威廉跟着李一万做了几天兼职,起初只是为了让自己打工看起来不那么莫名其妙,所以陈威廉并没有说过自己家里其实并不缺钱。李一万只当他也穷,好心给他介绍了几个工:一三五做家教,二四六KFC,星期天去超市管货。
李一万说:"哎你英语不错,我这里还有几个翻译文档的活你要不要接?"
陈威廉懵懵懂懂地接了下来,然后发现自己整个暑假真*除了打工就没有时间做别的了。
李一万似乎习以为常。在KFC炸鸡翅的时候都神采飞扬。"威廉儿,你看这金黄的颜色,外酥里嫩,焦香四溢,我是不是很厉害?"
威廉很诚恳地点头。这机器设定的油温和炸制时间,可不得达到这个标准吗。
李一万得瑟得眉毛都要飞起来:"哎呀,可惜都是要给客人吃的。等哥有钱了,请你吃KFC吃到挺!"
他们打工的这家KFC是做24小时的。有时候要值夜班。李一万非常愿意值夜班,因为小时工资会多一成。
陈威廉自诩体力过人,一人扛两箱薯条都不带吭气的,但是擦完桌子打了夜班卡,给自己倒可乐的时候,他只想就地一躺。
打工,并不像想的那么容易沃。
一开始也许可以为了好奇,但长年累月这样下去,不是为了生活所迫,谁愿意将自己时间都用来换每小时二十块的工资呢。
李一万正在从容不迫地对账。收银机里的钱数清点一遍,数字不错。他满意地合上收银机,发现手边的可乐,冲陈威廉笑了笑:"谢谢哈。"
陈威廉问他:"你累不累?"
"不累啊。"
"会不会聊天啊?"
"好吧,累,很累。但是现在不多做 一些,开学就没时间了。所以现在就当是未雨绸缪。"
陈威廉欲言又止。
很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命,但是他俩认识并不久,怕打探隐私不太好。想想应该是真的非常需要钱吧,也许家里有人生病,或者欠了巨债,可能没有父母亲戚可以依靠,可能有什么大变故一夜倾家荡产,原本生活优渥细皮嫩肉的孩子不得不承担起生活的重担。
一个晚上,威廉的脑子里上演了七八出伦理大戏,早上下班时看李一万的眼神都不对了。
李一万蹬着自行车摇头:"年轻人上个夜班这么哀怨,踏上社会你面临的困苦多了去了,得有点承受能力。"
突然,李一万想起什么似的,刹了车。
刹车器摩擦轮胎发出"吱"的一声。像个小猫爪子挠了陈威廉一下。
陈威廉也停了车。
李一万在自己的双肩包里掏了掏,拿出一个纸袋,递给陈威廉:"店长给的,鸡翅,先请你吃两个压压夜班的惊,下次请你全家桶。哎哎哭啥,就这么就感动了?"
陈威廉哽咽着:"你,你也吃一个。"
然后两个人就在路边啃起了鸡翅。
李一万吃完满足地咋咋嘴,拍了拍陈威廉说:"我们也算有缘。你说这大街上这么多人,怎么偏偏就我俩一样穷一样苦逼?你说是不是?所以更要互相帮助。"

是的,应该要互相帮助。
来大陆的第一个暑假,灵魂受到了洗礼。
陈威廉觉得自己有能力,应该帮帮这位愿意与他分享盒饭和人生境界的朋友。
但是又怕冒犯到人家。
陈威廉很苦恼了。
就这么着,跟室友聊起了这段际遇:"我要是给他钱他会不会不高兴?而且我都没说过我其实不缺钱,他会不会觉得我在骗他?"
室友吃着西瓜毫不犹豫地讲:"那肯定啊。"
之后就有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不能不说的矛盾关系。室友说:"他跟你讲的那些话厚,明显以为你是跟他一个阵营啊,要是造你是敌对阵营,那肯定要把你拉黑啊。"
陈威廉惊了。
如果还想交这个朋友,那就绝对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其实是资本家的儿子!
陈威廉暗下决心:瞒。
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橱和书桌......资本主义的气息太浓了!他沉吟了一秒,几步走到邻床,一把扯住室友的衣领:"把你这件森马给我吧!你穿我的!"
室友惊恐地一手捂住自己的领口一手扯着西瓜咿咿咿地挣扎:"卧槽这我睡衣!你疯了哦,去找隔壁小马,他多的是地摊货,你跟他换个衣橱不就好了!"

评论(11)
热度(114)
  1. biu疯的歪歪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疯的歪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