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人博爱,谨慎关注。图品不错,文品较烂。合则聚,不合则散。

王子与贫鹅 3

依旧是睡后故事。
应该不太会有4了。
因为我又不是写手。

逼着隔壁小马跟自己换了衣橱,陈威廉穿着崭新的地摊货去打工了。
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T恤,印着一句英文:what's the metter with you? 底下一条迷彩短裤晃里晃荡。
这让他感到无比的舒心、安心、放心,就像吃了个秤砣,不用担心被李一万敌视了。
跟李一万"共事"了一个多月,他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打扮问题,太可怕了。还好李一万似乎也没有注意到。
当然啦,他那些牌子都国外的,也许李一万并不认识。
今天是给超市管货的日子。
李一万蹲在地上给货物对标牌。软软的额发随着脑袋来回转,一晃一晃。鼻尖雪白雪白,露出的胳膊腿儿也雪白雪白。...

 

王子与贫鹅 2

继续睡后故事。
竟然有了part饿哎~

"哇,他这么穷,正是根正苗红无产阶级,会不会仇富啊?你一资本家的儿子,连小资产阶级都不是,你们酱紫很难做朋友哦。"
陈威廉听得一愣一愣。
作为一个hk boy,来大陆交换的其中一个福利就是不用上政治课。什么马哲毛概邓论,为了不伤害一国两制的感情,一概免修。所以这些词对于陈威廉来说,跟波斯语差不多。
室友是个湾仔,一样不用修政治课,但是莫名其妙地对这些词汇非常熟悉,又热心又八卦地给他解释无产阶级和大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如何不好。
陈威廉纠结了。
哇,原来关系这么不好沃,他要是知道我家里有钱会不会讨厌我?

对话的起因是这样的。
陈威廉跟着李一万做了几天兼职,起...

 

王子与贫鹅

本来想写睡前故事的,结果太困了变成睡后故事了。
我竟然还起了个名儿(改了下下更符合实际)。
今朝有酒今朝醉。下次写不定什么时候呢。

陈威廉,人称陈公子,来大陆当交换生第一年,署假不想回HK住他家一千五百平的豪宅,没有事情做,决定趁这个机会体验一下勤工俭学。
他的第一份工是当群演。
他开开心心地去了。
恰巧遇到了真*勤工俭学的穷小子李一万。
当时正是吃午饭。阳光正毒辣。他和李一万不约而同地占领了墙角一片珍贵的树荫,再也挤不进来其他人了。
当然其他人也不屑与他俩为伍,好多饭也顾不上吃就去看明星。
而他俩在这疯狂人潮中被忽略的一角充满期待地打开饭盒,又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:
"多乎哉,不多也。"...

 

© 疯的歪歪 | Powered by LOFTER